设计的善意——为弱势群体而设计

2019-6-3 11:04|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242| 评论: 0|来自: 艺术与设计

摘要: 伴随着设计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设计者们开始关注与探讨设计伦理对现实世界的关照。正如20世纪60年代末,维多克·巴巴纳克在其代表作《为真实世界的设计》中提出了其对设计伦理的见解,即设计要为广大人民、为第三世界 ...

伴随着设计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设计者们开始关注与探讨设计伦理对现实世界的关照。正如20世纪60年代末,维多克·巴巴纳克在其代表作《为真实世界的设计》中提出了其对设计伦理的见解,即设计要为广大人民、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为残疾人以及为保护有限地球资源服务等为题,使设计伦理学开始正式进入人们的研究视野。对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让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们形成了为弱势群体而设计的共识,为弱势群体而设计亦逐渐成为现代设计所关照的重要方面。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全球化趋势的加剧,很多社会问题诸如人口老龄化等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对弱势群体的高度关注与独立思考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设计开始将目光投向弱势人群。

> Studio Roos Meerman and KunstLAB Arnhem | TACTILE ORCHESTRA

近日,库珀·休伊特·史密森设计博物馆就推出了一个名为《感官:超视觉设计》(The Senses :Design Beyond Vision)的展览,全展分为9个感官主题部分,超过65个设计项目与40个装置设计充分调动了观者的触觉、视觉、听觉、嗅觉以及味觉等多种物理感受,强调了多感官维度在设计中的探索。这种多重感官的实验性设计放大了我们每个人在接受信息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不仅丰富了我们以设计为桥梁对在对大千世界的感知,还发现了对更广泛受众的设计需求。例如,地图的触觉感知不仅让明眼人感受到了便携灵活以及地理知识的发展,更让低视力者以及盲人朋友们感受到了同样的世界;声音设备将声音转化为震动以至于被皮肤感知;餐具与厨房用品通过色彩以及外形的设计来引导人们与视力障碍者以及智障人群等一起相处与生活。这些设计上的创新对所有用户都是有益的,因为感官的设计探索增强了我们对身体意识的认知同时通过对我们本能回应的探索亦创造了新的情感地带。以库珀·休伊特·史密森设计博物馆的展览《感官:超视觉设计》(The Senses :DesignBeyond Vision)为契,对大众而言,一方面可以从更广泛的角度与新颖的感官经验来对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产生新的认知,建立新的联系;另一方面,从设计伦理的角度出发,从感官新体验的探索到对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亦体现了当代设计在设计伦理方面的新思考与新发展。

设计理性的重新出发

> “盲人手表”

设计伦理的研究是涉及到关于设计行为与设计过程中的伦理道德以及社会责任等问题,其研究范围是非常广泛的。为弱势群体的设计是设计伦理研究的重点之一,亦是通用设计的七项原则(Seven Principles of Universal Design)之一,即平等使用。设计不会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且产品可以让任何群体无障碍使用。这其中亦体现了对弱势群体在设计层面上体现平等、自尊、公平的人文主义关怀。无论是公共环境还是生活中的衣、食、住、行、用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在设计之初对弱势群体有充分的了解、尊重与关怀,这亦是设计师自我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具体到设计中,就要求我们在设计理性的考量中重新出发,不仅意味着在新时代中从“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中寻求新的平衡点,更意味着对现代设计中人文主义关怀深远发展与传播重新思考与推进。

> Courtesy of Emerging Objects

价值理性是相对于工具理性而言的,其二者均来源于马克思·韦伯提出的“合理性”的观点之中,这种合理性被分为“工具理性”于“价值理性”。“工具理性”在现代产品设计中表现为从功效最大化的角度出发为实现目标而进行的有效的问题解决方案,如早期的工具设计中筷子作为人类手的延伸、汽车作为人类腿脚的延伸等。在此,设计被认为是实现工具理性的一种方式与手段。而设计的价值理性则是与工具理性相对的,建立在社会、伦理、审美、宗教、道德等基础之上的造物行为。设计的价值理性在工具理性的基础上填补了其在满足人的精神需求以及人与自然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需求上的空缺。两者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的,在现代产品设计中,设计不仅作为人造物内在工具理性的存在方式,更加是人作为造物者的价值理性的同构体。缺乏工具理性,好的设计创意奖沦为纸上谈兵;但如果缺少价值理性,我们不仅将失去人之为人所追求的生活的诗意,生活在一个冷漠疏离的机械世界,还会失去人性中的美好、光芒与温暖。设计理性的重新出发,不仅是找到二者的平衡点,更是为人文主义关怀在设计中的体现与发展找到了方法论,使之可以走的更远。

为弱势群体而设计

> Courtesy of Sha Yao

所谓弱势群体是一个社会学定义中的概念,是指社会生活中需要给予特殊援助和关爱的群体,被分为生理弱势与社会性弱势群体两大类。生理弱势生理弱势主要是因为生理残疾、年龄、疾病等因素造成的,诸如残障人士、老年人、儿童、孕妇、病人等;而社会性弱势则是由于社会环境的变迁后的不适应所产生的种种问题所造成的,如城市失业者、下岗工人、贫困者、农民工等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人群。为弱势群体而设计这一观念早在20世纪60年代末由维多克巴巴纳克在其著作《为真实世界的设计》中所提出的。发展至今,无论是建筑设计中的无障碍设计还是生活中衣、食、住、行、用的诸多方面,设计师们孜孜不倦的努力使得越来越多处在弱势群体中的人们可以有尊严、有力量地融入主流社会,让我们看到生命的坚强与美丽,亦使得我们的社会变得越来越温暖与美好。

> Simon Kinneir&James Cartwright的作品

由Link Arkitektur建筑事物所涉及到FroeylandOrstad教堂,位于挪威斯塔凡格以南一个叫Orstad的小村庄,是挪威第一座设有洗礼池的大教堂,共两层,2100平方米,有600个席位。2009年,Froeyland Orstad 教堂获得了残疾人无障碍奖最佳设计奖,展示了人类创造力和新思维。屋顶的设计是两个方向的斜坡,组成的白色三角形态具有很强的线条感与现代感。定制的混凝土砖描绘圣经引用指南在空间上给人神圣感,木质波动的天花板,起伏错落仿佛是天空中漂浮的云朵,讲台、座椅等家具是由当代的家具厂专门定制的,灵活的内部空间包含了混合服务区、咖啡店、集会场所、儿童和青少年活动中心,不仅为人们创造了一个诗意的空间,更在无障碍设计上处处体现着对弱势群体的关爱与尊重。与之类似的还有丹麦AART建筑事务所所设计的Musholm运动度假村,这是一个专门服务残疾人的运动度假村,包含了一间多功能厅和24个度假屋。其多功能厅拥有一条环绕大厅的百米坡道,一路上可以到达不同的活动空间,走到顶点则能俯瞰大海之美,同时还为残疾人设计了专门的运动场所。

除此之外,德国工业设计师Dirk Biotto为弱势群体设计的Chopchop橱柜,使得单手、轮椅使用者以及老年人群亦能够同样方便地做饭。从烧水到切菜,Chopchop橱柜具备了所有烹饪过程的使用细节,洗手台的设计是可升降的,为轮椅上的使用者提供了便利,穿背孔板可以随时调整厨房用具的摆放位置,斜坡式的设计更利于残疾人把台面上的锅推进水槽,桌面上的锉刀设计让人单手就能完成刮水果、蔬菜皮的认为,右侧的的色号就能够家住瓶罐,避免残疾人在拿液体时发生翻倒。同样,Flume Bathtub浴盆亦是专门为残疾人而设计的,其设计概念来源于跷跷板,使得坐轮椅的朋友只需把双脚放进去,抓住浴盆扶手,滑到浴盆里面即可,而当水不断进入浴盆后,另一端便会下降,最后达到平衡,使得残疾人可以独自完成洗澡。此外,Prof. Jeon Sung-Su, Prof. Ku Ja-Yun和LeeSeo-Young设计的智能手语翻译环使得聋哑人和正常人之间变得不再有交流障碍。佩戴时聋哑人可进行手语,手环上的传感器变开始追踪手势和动作,手环将自动将其转换成声音或文本,而正常人的声音亦可以转换成文本显示给聋哑人看。

一直在路上:中国设计中的人文关怀

对于当下的中国而言,我们仍处于发展中国家,依然拥有众多的贫困人口,同样作为人口大国,残障人士的数量亦不在少数。而且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均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的社会人口也面临着逐渐走向老龄化的危机等。这些都要求我们在现代产品设计中不仅要为我们的普通大众所设计,更应该为这些弱势群体的民众所设计。

随着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全球化趋势的加剧,很多社会问题诸如人口老龄化、生态环境与资源的破坏等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关于现代产品设计的价值理性的思考与回归也使得中国的设计界走向了对弱势群体的高度关注与独立思考,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的设计机构开始将目光投向对弱势人群的关注并且凭借此类型的设计项目在国内外诸如德国红点奖、中国红星奖等大型设计竞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以九宫盲人手机为例,获得2009年的中国创新设计红星至尊奖的九宫盲人手机,是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研究院在调研了上海市30余户盲人家庭,对其生活状况与通信需求进行详细了解与分析的基础上进行设计的。对大部分盲人而言,基本使用听觉与触觉来替代视觉的。所以,对于盲人手机的设计而言,触摸板和语音功能是关键所在。九宫盲人手机将操作界面设定在了以 3×3 排列为方形的九个点中,并在中心点以及周围点之间设计了向导路径,增加了盲人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的便捷性以及准确性。同时利用不同的材质触感对手机操作方式进行了功能上的分区,在手机的侧面设计了触摸点让盲人能够很快地找到手机的正反方向,并特意为盲人消费者设计了易于充电与传输数据的接口等等设计的点,这些都体现着九宫盲人手机在操作上的便捷性以及切身实地从盲人消费者的角度出发而进行的设计。此外,九宫盲人手机还设计了视频通话的功能,让健全的家人和朋友可以看到盲人消费者所拍摄的实景与实物,进而实现对盲人消费者的远程帮助。九宫盲人手机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对信息的语音读取功能,使得盲人消费者也能享受到跟健康人同样的手机短信的功能。综上,从九宫盲人手机的操作平台与操作方式的设计上是易于盲人消费者识记、使用的,同时,在这些无微不至的细节设计上也都体现了设计师对盲人消费者的关爱以及积极帮助盲人消费者融入主流社会的善意。

与九宫盲人手机类似的为弱势群体的设计还有很多,如2008年获得德国红点奖的由深圳融一工业设计有限公司设计的《聋妈妈助手》,通过振动来帮助失聪的父母来感知婴儿的哭声;2009年获得德国红点设计奖的由浙江工业大学设计的

《TouchReader》,通过触摸与探测进行文字的扫描进而在内部触摸板上转换为盲文来帮助盲人的阅读;2012 年获得中国创新红星奖的由洛可可工业设计公司设计的《骨传导助听耳机》,通过骨传导技术使得尚还有一点听觉神经的聋哑儿童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能够学习开口讲话。诸如此类的关注于弱势群体的现代产品设计早已不胜枚举,在这些设计中不仅体现着中国现代产品设计对弱势群体的关爱,更体现着在这份关怀的善意背后对社会责任的勇于承担的精神,这也是中国现代产品设计作为一种改造社会的力量体现出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社会人口的老龄化已经是许多国家需要面临的问题,对于当下的中国而言,这种社会人口发展的老龄化趋势也已经被加速与提前到来。目前,我国人口比重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占到了13%,关于老年人专用的日用产品设计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缺口。但值得欣慰的是,我国的一些现代产品设计机构以及制造厂商亦逐渐察觉到了这一趋势,关于老年人的现代产品设计也逐渐从概念设计转移到了实际的市场产品设计上来了。嘉兰图设计有限公司是一家现代产品设计机构,从2000年成立至今,已获得了德国红点奖、IF设计大奖、美国IDEA设计大奖等多项国际设计奖项。针对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在现代生活中无论是面对各种高科技电子产品还是其他生活用品的种种不适应的状况成立了专门的产品研究中心,进行了广泛的调研,进而开发出一系列适合老年人的生活用品。ARCCI(雅器)系列老人手机就是其中的产品之一,从2007年开始,至今已推出了S718、S728、S738 三款广受国内外消费者欢迎的老年人手机,分别荣获了2010年德国的 iF 设计大奖、iF 设计金奖与红点设计大奖。ARCCI(雅器)系列手机根据老年人群的特征采用了“化繁为简”的设计理念,只保留了最基本的打电话与发短信的功能,但针对老年人群的特点也在设计语言与功能上做了相应的调整,在按键与字体方面都相应地增大了很多;同时还增加了医疗急救功能,在手机背面设计了专门的 SOS 呼救键,可以一键拨通120急救中心;此外,在菜单设计方面进行了简化,增加了手电筒与可外放的FM收音机等功能,在手机的设计上还增加了防滑、防摔与防水的功能。这些相应的设计都是针对老年人的身体状况与生活特征来设计的,从方方面面的细节体现了对老年人群体的人文关怀。

与之类似的还有嘉兰图设计开发的 ARCCI(雅器)儿童手机 S728+,从儿童的视觉与感觉角度出发,采用了彩虹色的外观设计,还增加了儿童管理、语音报时以及一键呼救等设计,既方便了家长对儿童行踪以及通话情况的管理又在危险情况下及时报警给予儿童必要的救助,自上市以来得到了广泛的好评。此外,还有安徽开聪公司设计研发的 KCAK-003 无线闪光开始报警壶,在水烧开时除了有通常的鸣声提醒还能够在墙壁上出现闪光效果,能够及时提醒有听觉障碍的人群。

综上,从九宫盲人手机到 ARCCI(雅器)系列手机的案例中让我们看到了我们需要的为弱势群体的产品设计不仅是在细微之处关爱与呵护弱势群体的设计,更需要体现人伦道德之善的设计。较之于为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所设计,为弱势群体的产品设计无论是在使用功能还是在情感的传递功能上更加需要设计师全面的考虑,使其在日常生活中给弱势人群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融入主流社会。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萧煌奇《你是我的眼》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7-24 17:14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