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跑过隧道在仙境成为神隐少女吧

2019-7-3 10:18|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20| 评论: 0|来自: Life · 生活

摘要: 从小生长在台北,一直到现在居住的纽约,在习惯了被瘴气、噪杂笼住的城市以后,心思常常好像被狭持,以至于再也没有空间去听见周围的声音。唯一能够进入别的世界的方式,只剩下电视或编码的方盒里别人带给你的,或是 ...

从小生长在台北,一直到现在居住的纽约,在习惯了被瘴气、噪杂笼住的城市以后,心思常常好像被狭持,以至于再也没有空间去听见周围的声音。唯一能够进入别的世界的方式,只剩下电视或编码的方盒里别人带给你的,或是入夜沉睡以后让潜意识领着到达某个地方里飞翔。各个城市乡镇,都有自己的性格、气味还有颜色,从离开家乡旅居海外开始,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会迎来一场文化冲击、感官碰撞。所有搭着飞机火车前往目的地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是通过了宫崎骏「神隐少女」里的隧道,闯入别人的世界。身体越来越透明,自我越来越薄弱,所有的不适应造成的感受,慢慢地吃掉一些从前的记忆与生活方式,直到你踏稳脚步,找到生存下去的途径,就是当旅程结束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而每一次在假期回家的路途上,都像是离开汤婆婆油屋所在的奇异小镇,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心境被所有异乡改变了以后,看着自己家乡的眼神还有生活方法也就不再一样了。

自从定居在纽约,开始有了另一个逐渐定义为「家」的地方,每一年飞回台湾,在熟悉的乡镇旅行散步的时候,从前那样进入神隐少女异世界的感受竟然慢慢袭来,一年比一年更浓厚。这一次回到台湾,和「放弃22K蹦跳新加坡」的艾儿莎,一起受到台东县政府的邀请,在入秋的十月份,踏上了最醉心的家乡净土。我们和一群来自新加坡的朋友,一起用了不同的角度,真正的深度认识了台东。看着大家走在稻田小径,喝着茶农为旅人泡上的红乌龙,吃着当地果农手工自制的水果冰棒,绕着东部的海岸线,拿着相机、手机纪录着第一次见到的台东、台湾,我的家。


其中一日午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布农族的部落,他们说族人的性格是被这片生长的土地、雨水与空气孕育而成的,看着他们黝黑光亮的肤色、嘹亮的歌声与笑声,自然纯粹,就像在没有污染的水源与泥土中长成的央稻,随风摆荡,质朴美丽。在村落人家的墙上,记录着从祖先传承而下的精神还有故事,时刻提醒他们保有那样的坚毅、刚强与勇气。接近傍晚,我们刚好碰上族里的猎人带着弯刀从深山回家,他手舞足蹈的唱着自己带着心爱的猎犬与山猪搏斗的故事,双手一边在水中搓起从猕猴手中取到的天然的爱玉籽。转角的炊烟也慢慢升起,碳烤的香味穿过小巷每一户人家而来,村里的长辈已在炉火前张罗我们的晚餐,而盘中每一道料理都是使用当地现摘的新鲜食材,没有一丁点过度的调味,嚼在嘴里的每一口美味,都是他们自古堆叠起的醇香记忆。




在旅程上所行经的初鹿牧场、鹿野高台、米国学校、茶乡,都让我们重新认识了我们已归为日常的食材。雾气渐散晨光透出浮云,乳牛开始走出牧栏,农民戴上斗笠准备上工,从无到有,夹杂着辛勤汗水而成就的养分滋养着台湾土地上的我们。




伯朗大道顺着往远处的大山而去,秋阳撒上黄稻,池上的泥土香气跟着微风缭绕在我们身边,属于这块土地的气息,跟着记忆,从好几代以前流传下来,养大了这个岛上的少年。弯着腰整理稻穗的农民骑着三轮车巡视沟渠田地,当地居民捧着茶杯坐在树下,一眼望去,世界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角落的风景,能如此撼心,因为我们是终将返航的台湾孩子,用自己的方式落叶归根。一起跑过隧道,在仙境找寻属于你自己的「神隐少女」吧。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7-24 16:29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