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这点去判断你是不是草民

2019-7-7 11:17|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546| 评论: 0|原作者: 臭哈苏|来自: 臭哈苏

摘要: 很多人谈到《周礼》,就联想到礼仪。其实不然。《周礼》的目录和《仪礼》目录,网上搜一搜就都得到了,内容也能搜到,大家可以仔细的看。 深度的研究历史,绝不是为了抱残守缺。而是为了卸掉包袱和枷锁,轻松向前 ...
      很多人谈到《周礼》,就联想到礼仪。其实不然。《周礼》的目录和《仪礼》目录,网上搜一搜就都得到了,内容也能搜到,大家可以仔细的看。

      深度的研究历史,绝不是为了抱残守缺。而是为了卸掉包袱和枷锁,轻松向前。但恰恰是,几乎所有中国人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难以自拔,永世不得解脱。无数难以解脱的人进而寻求宗教的心灵庇护,如果再进而彻底了解了宗教的起源和变迁,会发现最终惟有崇尚科学的善良及遵守规则才是拯救人类的唯一的不二法门。

      周以前的天下首领其实就是大祭司,周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顶级状态,是以嫡长子(必须拥有代表了智慧、仁爱、慈善、守道等人间帝师的优点)有优先继承权的择优而王之的半推举半继承的王权传承机制。《周礼》是周代完备的法律典籍,相当于今天的宪法和其他主要大法(民法、刑法)全集。《仪礼》才是规范人的行为规范的条例。礼仪之邦的来源,源自于周代的细致的人生行为规范《仪礼》的完备性和可操作性。但《仪礼》的规定的仅仅用于规范贵族阶层,固化的是贵族的行为操守。礼不下庶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很长时间里,男女赤裸上体的行径在农村司空见惯,改革开放后还有不少地方依然如故。

      神仙鬼怪都是杜撰制造出来的,以一种恐吓性加之以震慑性的祭祀仪式来强化这一效应,有时还伴随着人祭。最初的选出的靓男美女被活祭并不感到羞耻和畏惧,生命科学尚不发达的年代,视死如视生。死的伟大转世才能更伟大。没有蛊惑哪有从容殉道者,这就是宗教极端思想的厉害之处。

      严谨严密的社会金字塔体制的瓦解一定是伴随着王权神权的塌陷而实现的。尤其是信仰完全不同的外部入侵者主掌中原天下之后,原有的信仰体系均遭毁灭性打击。正统的周代体系早已土崩瓦解。入主中原之后的民族之所以被汉族同化不如说是被汉人的精耕细作的生活方式所同化。之所以被同化是别无选择。一方土地养一方人,中原土地就是最适宜精耕细作的,任何其他生活方式的生产率都远不如原来的中原人。这也是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的历史必然。这个过程真正从未被中断的是汉字,换句话说,就是接受了中原的市场规则和货币体系。

      南宋之后,贵族早已被消灭,一股力量被消灭了就会被新的力量来填补。南宋填补原来贵族势力的就变成了学而优则仕的阶层了。伴随着这个阶层的成长,新的家族理念随之诞生,也就是新的平民阶层的治理体系在不断完善中得以确立。此传承至今的乡土中国之治理体系在明朝进一步得到完善和巩固。

      乡土中国就是今天中国,也是一种尊长有序的家族化社会结构。乡土中国的农村依然坚强的捍卫着原始的社会礼仪。越是愚昧的部分越是难以剔除。之所以越是愚昧的部分越难以剔除,就在于它有利于家族内部长老的权威的维护机制,有利于家族长老发号施令,有利于约束家族成员,有利于聚合家族力量。在农村事务中最重要的莫过于人过世后的葬礼仪式和规制。葬礼规制本来是体现继承权意志的过程,也就是谁主掌主祭等于宣告谁继承王权。所有的规制都体现在在地方有维持秩序权威的贵族和大户。普通平民是没有什么社会权力可继承的,何来争夺主祭的必要?主祭有何未来收益在等着。我的老家在河北海兴,那里流行年迈的父母跟随小儿子生活的习俗,此乃典型的蒙古草原习俗,和中原的父母随长子的习俗大相径庭。但那些人却未必知道自己就是草原文化的继承和守护者。

      最最说明问题的是葬制核心的墓穴。虽然进入当代,人们富裕了买得起棺材甚至大棺材了。但是内棺外椁的葬制没有出现过,或者偶有出现而不得知。按照葬制,墓穴开挖深度越深代表了地位越高。草民只可埋葬在熟土地表,不可逾越生土层;只有入仕受封之人才能按照级别深挖到合适的深度。草民只能浅葬,从最初的干草裹身到可以购买棺材已经是皇帝开恩了。草民浅葬为的是加快遗体腐化的速度,不占用耕地(只墓不坟)或少占用耕地。也为坟墓(级别规制按照陵、丘、坟、墓排序)的自然寿命做下最好的铺垫,因为规定了不同地位阶层的人供奉的祖先的上溯代际,也就是不同的人只能祭祀一代、三代、五代、七代、十代、世代。只有皇帝才有权祭祀世代。超越祭祀辈分的不允许祭祀的远祖的坟墓就必须放弃祭祀而不得不随着岁月自然消失了。(草民只可祭祀父母,奴隶等贱民无祭祀权)

      各位,你见到的或参与的祖亲的葬制是以何种形态出现的,是深埋还是浅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社会习俗的问题,是彻头彻尾的社会等级行为规范。也就是从西周的《仪礼》就奠定了的金字塔式等级社会的充分体现,这就是固化的彻底凝固的僵尸型乡土社会的真实写照,是被所谓的习俗之说蒙蔽了双眼。这是规制,是皇帝天朝下的葬制。草民,只能享受草民的待遇,那就是浅层熟土葬。贵族深埋,草民浅葬,仅此而已。

      以小看大,看似司空见惯的社会习俗,其实都牢牢地监守着自己草民的身份不可突破一顶点,怕的是逾制而惹上杀头甚至满门抄斩的横祸。遗憾的是帝王天下的体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土崩瓦解了,经历了无数次的破旧立新,知识普及,即便社会进入当代民主共和国的文明时代,乡土中国,抱残守缺,依然如故。是悲是喜,自请判断。                                                                                               

臭哈苏原作于2016年09月09日

      我此刻正在前往拉萨的路上,下榻在美丽的雅安旧城区跨江廊桥附近,预计二十天后回家,然后集中发此程所拍摄的照片,其中很多是未带三脚架状态下借助现场物件拍摄的慢门照片,敬请耐心等待。

臭哈苏于2019年7月07日于四川雅安

公众号:臭哈苏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1-15 01:14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